首页 »

习近平首提全球网络秩序中国版

2019/9/16 8:36:37

习近平首提全球网络秩序中国版

 

7月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西国会发表《弘扬传统友好共谱合作新篇》的演讲,在谈及互联网和全球网络空间时明确指出:

 

“当今世界,互联网发展对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提出了新的挑战,必须认真应对。虽然互联网具有高度全球化的特征,但每一个国家在信息领域的主权权益都不应受到侵犯,互联网技术再发展也不能侵犯他国的信息主权。

 

“在信息领域没有双重标准,各国都有权维护自己的信息安全,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

 

“国际社会要本着相互尊重和相互信任的原则,通过积极有效的国际合作,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

 

这是中国国家领导人在公开场合,比较完整地阐述了中国对全球网络空间秩序的基本认识。某种角度来看,可以从中发现中国对全球网络空间的秩序观由此初见雏形。

 

相比美国倡导的以“互联网自由”为核心概念、以“网络空间支配地位”为最终目标的霸权观,中国的网络空间秩序观是主权平等基础上的开放合作。

 

两者相比较,中方的观点具有如下显著的特点:

 

其一,从关注点上来看,中国关注的安全是全球网络空间的安全,而美国关注的安全是美国及其核心盟友在网络空间的安全。

 

中美的差异,是集体安全与个体安全的差异。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口头上非常强调集体安全,在其缔结的诸多军事同盟条约中,均反复使用“集体安全”、“集体自卫”等词语,但这只是一种文字游戏。美国关注的,始终是本国以及核心盟国的安全。

 

在网络空间的安全问题上,从2013年开始,无论是斯诺登披露的棱镜项目,还是美德之间爆发的监听以及间谍丑闻,都明确告诉全世界:对美国来说,为了实现国家安全,像德国这种冷战时期延续至今的“铁杆盟友”的安全利益都在可以牺牲之列。

 

美国真正关注的,无非是美国、英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国家的安全。至于其他国家安全与否,对美国来说,恐怕一如那句“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是基本上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的。

 

中国则不同,无论是中国的近现代历史,还是1970年代以来的发展进程,中国都深刻地意识到,中国的安全与整个国际体系的安全密切联系在一起。

 

只有所有国家都得到基本和必要的安全保障,整个国际体系才能真正走向稳定和安全;只有整个国家体系实现了基本的稳定和安全,中国这样的大国的国家安全才能真正超越“安全困境”的陷阱,获得真正的安全。

 

所以,相比美国在《网络空间国际战略》以及《网络空间行动战略》等文件中提出的“确立网络空间支配地位”的目标,中国才会旗帜鲜明地提出,实现信息安全没有双重标准,不能以其他国家的安全利益为代价,来实现少数甚至是个别国家的安全诉求。

 

其二,从实现安全的路径上来看,美国明确提出了以美国为核心的发展、外交、威慑三种手段,单边主义的惯性和强权政治的逻辑,强大而清晰。

 

对美国来说,无需提及主权,因为美国的主权只要遭受威胁,立刻就会触发强势反弹,而其他国家的主权天然就应该为美国的技术、资本、权势敞开方便之门。

 

中国则异常执着于主权,这种主权侧重的是国际体系中主权的平等和相互尊重。遵循中国的逻辑,只有实现主权平等,才能说服强弱不等的主权国家,无需担心自己的利益受损,主动通过积极有效的国际合作,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

 

这两种实现安全的不同逻辑,从二次大战以来,在海洋、外太空、海底资源、电磁波频率等多个非领土空间的治理方式和治理体系的竞争中都出现过,是霸权主义及其反对者之间持久竞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决定国际体系走向的重要影响因素。

 

离开金砖国家的协助,中国无法单独支撑起建设这种新型国际治理体系的重任;要建立并完善这个体系,中国首先需要在金砖国家内形成共识,然后在20国集团以及联合国的舞台上推动这种共识的扩散;同时,还需要技术能力和国内政策方面做出相应的调整。

 

作为一项具有战略影响的重要任务,中国提出的建立在主权平等基础上的开放合作的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将成为中国通向新兴大国崛起道路上的一道艰难的考题,也将成为检验中国大国资质的重要考验。未来走向,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