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除了肌肉和力量,奥运会曾经也走过文艺路线

2019/9/16 7:08:48

除了肌肉和力量,奥运会曾经也走过文艺路线

1912年,一些冲击奥运金牌的参赛者长途跋涉来到瑞典的斯德哥尔摩,他们带着钢笔、画笔、粘土和乐谱,看到这里不要太惊讶,因为当年的夏季奥运会的确允许艺术家、建筑师、作家和音乐家像传统的运动员一样参加各领域的赛事。因此,当夏威夷游泳选手杜克·卡哈纳莫库在100米自由泳的比赛中称雄时,一个名叫乔瓦尼·佩莱格里尼的意大利人也在绘画比赛中拔得头筹。

1912年奥运会金牌  来源:网络

 

发现这件有趣的奥运琐事有赖于一个Facebook上的评论者,他曾这样写道,“威廉·巴特勒·叶芝的兄弟杰克在1924年奥运会上获得了一枚绘画银牌”。查询奥运成绩的历史记录,果不其然,杰克·巴特勒·叶芝凭借画作《利菲河里的游泳》在1924年奥运会的绘画比赛项目中名列第二。

 

1896年,首届奥运会在国际奥委会的主持下举行。1912年奥运会开始包括艺术类比赛项目,一直持续到1948年。艺术类项目包括建筑、绘画、雕塑、文学和音乐,它们全部由一个国际评委会评判。根据《大西洋杂志》的记录,奥运会规定参赛的艺术作品必须与奥运会理念有一定联系,因此所有的史诗、音乐编排和油画、雕塑作品都要和体育相关。

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  来源:网络

 

艺术与体育并进发展,是现代奥运之父顾拜旦心心念念要推广的概念。出生于贵族家庭的他,从小接受古典艺术教育,他深信一个人既擅长运动竞技又精于音乐和文学才是一个真正的奥运选手。理查德·斯坦顿(《被遗忘的奥运会艺术比赛》一书的作者)认为,如果要复兴近代奥运赛事,忽略艺术领域是不明智的。

顾拜旦纪念邮票  来源:网络

 

那么为什么人们对奥运会的杰出艺术成就知之甚少?也许是因为并没有太多有名的艺术家参赛。声名在外的如俄国作曲家伊戈尔·菲德洛维奇·斯特拉文斯基在奥运会音乐赛事中担任裁判,至于参赛者,大多数像卢森堡画家让·雅各比、波兰作曲家兹比格涅夫·图尔斯基、瑞士艺术家亚历克斯·迪格尔曼和丹麦作家约瑟夫·彼德森等就不是那么有名了。顾拜旦用德文笔名乔治·霍罗德和马丁·艾歇巴赫参加了奥运会的首届文学艺术比赛,顺利捧回奖牌,但是他的作品并没有陈列在艺术宝库中。

1928年阿姆斯特丹奥运会跑步比赛的终点,除了镜头中的运动员,参加那一届奥运会的还有画家。  原文配图

 

之所以没有像毕加索和卡洛一样有名的艺术家参加奥运会,其原因可能在于作为奥运赛事之一的艺术比赛,它的衡量标准不像其他运动项目一样能够被统一量化。比如,“创造力”的高低,究竟如何衡量?事实上,自艺术赛事入选奥运会一开始,对于裁判公正公平的质疑就从来没停止过,参赛者也对于自己的创造力被量化这件事情非常抵触。《纽约时报》的查尔斯·伊舍伍德这样写道,“自奥运会奖项在过去半个世纪里像野花一样疯狂蔓延以来,评委会审美判断的不确定性一直广受非议”。

 

更直接的原因是,奥运会的艺术比赛只允许非专业人士参加,这使得许多专业艺术家被拒之门外。

 

1948年是最后一届举办艺术类赛事的奥运会,此前,艺术创作者参赛的兴趣已经在不断减少,所以主办方决定用一个非竞争性的展览代替先前的比赛,在奥运会期间同步展出。遗憾的是,授予多年的艺术奖章自此从官方的奥运会舞台中消失。今天,我们只能在Facebook上追忆那些不可思议的奥运艺术家。

 


本文编译自《赫芬顿邮报》

编译:谭静雪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栏目主编:章迪思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